红色培训

学习园地

学习园地

遵义第一水马司令(下)

29 01-29

10:10

来源:遵义红色教育学院(干部培训中心)点击:


遵义第一水马司令(下)

城内的百姓纷纷走出家门,想看看进城的红军是什么样子——“没啥子特别,身上全是烂泥巴。不过百姓们还是围着红军不走,因为自乌江那边打起来之后,逃到这里的黔军都说,渡乌江的红军个个身穿盗甲,骑着,在乌江江面上行走如履平地。

六团的一名干部开玩笑地在曾保堂住的房门上贴了张纸,上写第一水马司令部驻此,结果百姓们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,要求看看红军的水马盗甲是什么样子,他们还想看看第一水马司令长得是不是人的模样。

 

曾保堂站了出来,他借机作了演讲,说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穷人的队伍,一不拉夫,二不派款,三不打人骂人,专打军阀恶霸土豪劣绅。

第一水马司令的模样让百姓们很失望,但是曾保堂的演讲却受到了热烈欢迎。

六团在遵义全城布置了警戒之后,奉命先去打一个全城最坏的土豪,百姓们说最坏的应该算是柏拐子

柏拐子就是黔军师长柏辉章,他在遵义城里有一座巨宅,两层木楼,很漂亮的凉台,凉台下是一条小街。

红军进去之后发现,柏辉章一家人全跑了,只剩下一个姨太太。红军把这个吓得面如土灰的女人关了起来,然后就开始搜查这座巨宅。

柏辉章已经把大部分贵重财物转移了,金子和银子都没有找到,只搜出不少的衣服、布匹和大量的点心。从头天晚上就一直没有吃东   百姓们纷纷过来要亲眼看一眼,天兵到底长什么样子,结果他们大失所望,说没啥了不起,穿的破破烂烂,还满身泥巴曾保堂被老百姓缠住了,因为他是天兵的先锋官,人家亲眼看到他飞渡乌江,飞身上遵义城墙的,老百姓非要他展示一下法术,他没办法拿了个钢盔出来,老百姓不满意,他吹牛说:水马和盗甲那是军事机密,不能随便看的。

曾保堂为人很搞笑,因为老百姓到处在问水马和盗甲,他就干脆在自己的住处写了几个大字第一水马司令

这个第一水马司令,和遵义人打成一片,他会做炒米糖和糖糕,还利用自己是第一水马司令,是遵义百姓争相一睹为快的名人,做起了生意:他把糯米做成米花糖糕拿到街上去卖。群众吃米花糖糕要泡上开水,曾保堂就顺便把开水也带上一起卖了。另外,还捎带卖白金龙的香烟。

于是,在遵义街上出现了第一水马司令当小货郎的场面:他像遵义本地商贩一样担着一个挑子,一头挑开水壶(白铁皮打制的,壶内盛水、壶底灶箱里是燃红的木炭),一头挑小箩筐,盛着碗瓢和物品,前头还挂四方玻璃灯,奔走于大街小巷叫卖,向过往行人兜售。还弄了个招牌,叫做曾保堂开水

红军不但获得了给养,还吸引了数千青年参军。

一支装备奇差,满身泥巴的军队,被人民看做天兵,军事长官和人民打成一片,倍受热爱,这真的是军事史上的奇迹。

历史的烽烟中从来没有救世主,有的只有中华民族的好儿女为了战争的胜利艰苦奋斗,不怕困难,勇于拼搏。遵义红色教育基地始终以传播红色革命故事为己任,将遵义红色故事发扬光大,永远铭记烈士的付出。